案例点评
税种

可转换债税务处理分析

2016-09-19 11:34:13

        一、基本情况

        公司下属一个投资平台(有限合伙)(简称“合伙企业”)于2015年5认购A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A公司”)发行的可交换债,标的股票为A公司持有的B上市公司的股票,票面利率10%,初始投资金额1亿元。

        2016年7月,A公司可交换债进入换股期。平台于2016年7月行使换股权,按照合同约定换股价转换为B公司股票,当天公允价值为1.4亿元。截止2016年6月30日,该投资在财务账面确认可供出售金融资产1亿元,衍生资产4000万元。根据业务团队2016年的项目退出计划,预计在B公司股票会在年内处置,交易性金融资产科目更能体现业务团队的持有目的。按会计准则,2015年确认的衍生资产在转股时需要通过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冲回,交易性金融资产科目可以更好的减少利润波动。所以债转股后将该投资从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改为交易性金融资产核算。(注:企业提供)

         二、会计处理

        1、可交换债券的购买方获取债券目的一般在于赚取买卖差价和择机转换股权,是否转换主要依赖于未来股价走势和自身财务状况等客观因素,假定企业认定可交换债券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会计处理为:  

        借: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可交换公司债券(成本)   1亿元

        贷:银行存款       1亿元

        借: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可交换债券-公允价值变动优  4000

        贷:资本公积——其他资本公积                    4000

           2、可交换债处置

        (1)是持有至到期。企业若未选择转换为股权,将收到本金与最后一期利息,此时企业应将取得的价款与可交换债券账面价值之间的差额,计入投资损益;同时将原直接计入所有者权益的公允价值变动累计额转出,计入投资损益。

        (2)转换股权。企业转换所得到的股权,在现行准则下应按股权公允价值(市价)计入“长期股权投资”、“交易性金融资产”、“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持有至到期投资”等科目,股权公允价值与可交换债券账面价值之问的差额,计入投资收益;同时将原直接计入所有者权益的公允价值变动累计额转出,计入投资收益。

        三、可交换债转股权时税务分析

        1、可交换债券转换股票收益要不要交增值税及城建税和教育费附加?

        (1)首先,根据财税[2016]在36号文规定,可交换债为其他金融商品,纳税人用可交换债置换股票应该为金融商品交易行为,属于有偿提供金融服务行为,应为增值税征税范围。

        2、纳税义务时间

        财税[2016]36号文第四十五条规定,增值税纳税义务、扣缴义务发生时间为:纳税人从事金融商品转让的,为金融商品所有权转移的当天。

        同时,金融商品转让,按照卖出价扣除买入价 后的余额为销售额。转让金融商品出现的正负差,按盈亏相抵后的余额为销售额。若相抵后出现负差,可结转下一纳税期与下期转让金融商品销售额相抵,但年末时仍出现负差的,不得转入下一个会计年度。

        由于企业在2016年7月份行使转换权,此时股票价格位于高位,后期如果股票下跌,至年底金融商品相抵负差不得结转入下一年,而财税[2016]36号文并未延续原财税[2013]16号文当年盈亏为负可退税规定。公司应充分考虑该情况下转股时点,转换后是否及时出售股票,以及出售股权当月对于出现负差能否有其他正差相抵。

        3、根据财税[2016]36号、财税[2016]46号、财税[2016]70号文等规定,可转债收益不在免税范围之内。

        4、公司取得合伙企业分红是否免税

        合伙企业“先分后税”原则由各合伙人分别缴纳企业所得税或个人所得税。

        《企业所得税法》第二十六条规定,符合条件的居民企业之间的股息、红利等权益性投资收益为免税收入。《企业所得税法实施条例》第八十三条规定,企业所得税法第二十六条第(二)项所称符合条件的居民企业之间的股息、红利等权益性投资收益,是指居民企业直接投资于其他居民企业取得的投资收益。

        从企业角度考虑,该业务业务实质判断符合免税条件,从税法层面,合伙企业不属于企业所得税法纳税人,不构成居民企业。

        目前,税务部门仅下发财税[2012]67号文,允许以“实体穿透”原则,符合一定条件的,抵扣该法人合伙人从该有限合伙制创业投资企业分得的应纳税所得额,当年不足抵扣的,可以在以后纳税年度结转抵扣。